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漩涡中的长峰医院:子公司因消防问题至少被罚3次多位医生疑“跨科治疗”|清流

时间:04-1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86

漩涡中的长峰医院:子公司因消防问题至少被罚3次多位医生疑“跨科治疗”|清流

出品|清流工作室 作者|周淼 王晓悦 何雨飞 梁耀丹 主编|赵妍 因火灾事故致29人死亡,北京长峰医院深陷舆论漩涡。 北京长峰医院隶属于新三板挂牌公司长峰医院(870890.NQ),实控人为鄂州商人汪文杰。据其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汪文杰早年获两位“贵人”相助后,开始创办医院,目前长峰系旗下医院多达20余家。 在长峰系极速扩张的过程中,其经营管理混乱,多次被监管部门处罚。 事实上,据清流工作室不完全统计,本次火灾发生前,“长峰系”公司因消防不合规至少被罚3次。 此外,长峰系医院还存在出租诊疗科室、跨专业执业接诊及任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等问题。而在营销宣传上,长峰系采用“莆田系”模式,向百度及其分公司、区域代理商投放费用,诱导患者前往就医。 实控人神秘发家史 事实上,本次火灾发生前,“长峰系”公司曾多次因消防问题被罚。 根据长峰医院2017年披露的《主办券商推荐报告》,其上海子公司上海曹安分别于2014年因搭建临时建筑物不符合消防安全要求、消防设施未保持完好有效,被予以行政处罚2000元和1.9万元。 2015年,山西长峰因堵塞安全出口被罚1万元。 另外,其子公司驰云网络还因办公室装修改造工程未进行消防设计备案和未进行竣工验收消防备案被罚共计3500元。 不知是否“意识”到了问题,就在大火发生前一个月,此次失火涉事医院还刚刚召开了火灾防控会。 但这一切并没有阻止这次火灾事故的发生。4月19日,北京市举行的长峰医院火灾事故通报会上,北京市消防总队副总队长赵洋通报了此次火灾的事故原因:经初步调查,事故系医院住院部内部改造施工作业过程中产生的火花引燃现场可燃涂料的挥发物所致。包括北京长峰医院院长在内的12名人员被刑拘。 “长峰系”的实控人汪文杰于1969年8月出生,现年54岁,大专学历。 据早年的媒体专访文章,汪文杰父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血管瘤医生,汪文杰受其熏陶也专攻血管瘤。早年,汪为湖北省一个罹患肝血管瘤的领导治疗血管瘤。在这位“贵人”帮助下,汪文杰以“青年科技人才”名义被引进到湖北鄂州中医院担任副院长,专门分管血管瘤的治疗。汪文杰公开的简历则显示,时年23年的汪文杰在鄂州市中医院临床工作,但简历未表明是否担任“副院长”一职。 湖北省的“贵人”是谁,汪文杰没有说破。 汪文杰的学术成果也正是在中医院工作时期“满地开花”。 1997年,26岁的汪文杰根据中医祖传秘方并结合现代西医理论研制出外敷、内服治疗血管痛的特效纯中药制剂“化瘤膏1号、2号、3号;血瘤康1号、2号”。这个发明被国际传统医学会授予“华陀杯”金奖,被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为纯中药制剂并应用于临床。一年后,汪文杰又发明了高频电凝微创治疗血管瘤和脉管畸形的新方法,攻克了血管瘤医疗难题。 前述专访文章提到,在汪文杰成功地为另一位北京领导人治愈肝血管瘤之后,橄榄枝又伸向了他,在北京和湖北两地在“争抢”汪文杰时,他萌生了自己创业开医院的想法。 2003年,汪文杰耗资80万元开办了北京丰台长峰医院,正式踏进京城。此后,该医院被撤销重新注册并装进新三板公司长峰医院里。 2004年,汪文杰又开了两家医院。 汪的简历显示,2001年开始,汪文杰担任鄂州中医血管瘤专科医院院长。但工商信息显示,鄂州中医血管瘤专科医院是汪文杰在2004年注册成立的。目前,这家公司也已注销且重新注册,装进新三板公司长峰医院里。 资料显示,汪文杰还接手管理的医院可能是荆州市文杰医院有限公司(现名“荆州楚城医院有限公司”),该医院是2004年经市政府批准的原荆州市康复医院改制而成的民营医疗机构。 2009年12月,汪文杰和与另一合伙人,以及深圳力联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三方共同出资组建了长峰医院的前身“北京长峰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开启资本运作之路。 2016年,北京长峰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 2017年,长峰医院成功在新三板挂牌。 自创业以来,汪文杰的头衔也逐渐叠加。2018年,他当选第28届国际血管联盟(IUA)中国分部全体委员会副主席。同年,汪文杰还当选北京鄂州企业商会会长。2019年11月,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的二级学组血管瘤与脉管畸形专业委员会成立。据公司年报,该专委会由长峰医院牵头成立,汪文杰担任专委会主任委员。 与此同时,长峰医院也迎来快速扩张期。 财报显示,长峰医院2017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是3.61亿、5.13亿和5.17亿,同期,长峰医院净利润分别是1.8亿、5046.83 万元和1168.6万元。 根据长峰医院官网,长峰医院在全国布局近20家医院,并且目标是开出100家医院。 迅猛的发展势头,离不开长峰医院采取类似莆田系医院的“百度竞价排名”营销方式。据清流工作室统计,在2014年至2016年,百度及其分公司、区域代理商均出现在长峰医院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 有媒体亦曾报道,此前有患者在求医问药的过程中,首先通过百度搜索引擎寻找相关病症和治疗办法,然后就会发现长峰医院的信息,随后网页会出现对话框,“医生客服”再诱导引导患者来长峰实体医院就诊。 从财务数据来看,自2015年至今,长峰医院销售费用已累计近7亿元,其中广告及业务宣传费近年占比都在50%上下。 医生疑似“跨科治病” 而在长峰医院一路发展壮大的同时,其商业模式存在诸多争议之处。 在2019年的警方破获的一起网络“医托”案件中,长峰医院旗下的长沙长峰医院(现更名为“长沙湘城康复医院有限公司”)便曾卷入其中。 据《央视新闻》等媒体报道,在该案件中,“网络医托”团伙承包了长沙长峰在内的3家医院的科室,通过虚构治疗水平、伪造医生从业资历等手段,诱骗患者就医。 其中一位医生被包装成“从事精神科医疗40年,治愈4万余人、国家领导亲见的精神专家”,但据媒体核实,这些宣传信息是不正确的。 据2019年的一篇报道,通过网站推荐,一男孩到长沙长峰医院精神科就诊,被确诊为“精神有问题”。治疗先后花了2万多元,后经大医院检查,男孩头晕只是因为学习压力大,并非精神疾病。男孩父亲随即投诉至有关部门,长沙市卫生健康委对该医院进行了调查。 经查,长沙长峰医院涉嫌出租诊疗科室;超范围开展了儿童保健科诊疗活动,违法所得总计4.26万元;此外,该医院还聘用儿科专业执业医师跨专业执业接诊,且该医师还存在未按照《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的要求书写门诊病历的行为。 此类医生“跨专业行医”的现象,在“长峰系”多个医院出现。 比如,一篇发布于2022年11月的新闻稿显示,一名新晋为北京长峰医院的神经内科专家的医生,曾从事神经内科临床医学治疗与研究工作30余年,是华北地区神经系统疾病学治疗领域的中坚力量。 但在该人士同时任职的另一家医院的介绍中,该医生却从事风湿骨病临床医学治疗与研究工作30余年,是广州市医学会风湿骨病学认证专家、华南区风湿骨病个体化诊疗领军人物。 再如广州长峰医院的另一名医生,其个人简介中称,该医生从事皮肤性病临床工作已经四十余年,擅长hpv、尖锐湿疣、生殖器感染等性传播疾病。但在另一家医院的简介中,他却是资深肛肠科医生。 资料显示,长峰医院因人员管理混乱,多次被罚。 2019年间,北京长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先后因任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安排未经上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从事放射工作、任用卫生技术人员从事本专业以外的诊疗活动被丰台区卫生健康委共计处罚5.6万元人民币。 2018年间,昆明市五华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通报了两起关于长峰医院子公司昆明大滇医院违规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的案件,同年该医院还因使用未取得处方权人员独立开具处方被昆明市卫计委处分。 屡屡被罚的“长峰系” 顺着大火“烧”出的消防问题看向整个“长峰系”内部的经营管理,还能发现其内部隐藏的更多问题。 据第三方企业信息平台,自2015年以来,仅北京长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一家公司,就涉及高达二十多起行政处罚和司法案件,其中行政处罚主要由于医疗设施和人员不达标,司法案件涉及劳动争议、名誉权纠纷、缔约过失责任纠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等: 2017年,北京长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未经批准擅自变更放射诊疗项目,被北京市丰台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警告并罚款人民币3000元;2019年间,北京长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又先后因手术器械清洗消毒未达到国家卫生行业标准、使用卫生技术人员从事本专业以外的诊疗活动、医疗废物暂时贮存设施不符合卫生等问题被北京市丰台区卫生健康委罚款3千到5万元人民币不等。 其它“长峰系”公司亦大规模违规受到处罚。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昆明大滇医院有限公司、上海曹安医院、西安长峰、山西长峰、重庆长峰、南昌长峰、沈阳长峰中医院、信阳长峰医院、长沙市颐心康养老服务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公司,从2014年至今就发生过30多起因人员资质、超规开展医疗活动、消毒不达标等导致的行政处罚。 此外,2017年4月,重庆长峰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因“无证经营”被责令整改并处罚款。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的“长峰系”,还因“不当宣传”频频被罚。 2014年11月,重庆长峰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因发布虚假广告被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责令处罚;2016年12月该子公司又因为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被罚款5万元。 2019年,上海曹安医院有限公司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被相关单位起诉;在更早2017年,该公司涉嫌利用广告虚假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被嘉定市场监管局责令整改并处罚款人民币3万元。 2021年1月,信阳长峰医院有限公司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广告涉及医疗技术诊疗方法,疾病名称药物等被信阳市市场监管局处人民币5千元罚款。 此外,“长峰系”还涉及大量的劳务纠纷案。单子公司成都长峰医院有限公司2020-2023三年间就有十条劳动纠纷案,其中大部分系追索劳动报酬;上海曹安医院有限公司2016至今亦涉及多起劳动纠纷,其中2021年的一起劳动纠纷案至今未下达判决结果。 随着疫情的到来,长峰医院的高速发展按下了暂停键。 近年来,长峰医院已出现亏损,2020年、2021年净利润分别亏损3729.34万元和2888.68万元。 去年上半年,长峰医院的亏损也在持续扩大,公司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减少5.12%、153.23%。具体而言,在长峰医院的21家子公司中,有17家处于亏损状态。 对于去年上半年亏损扩大的原因,长峰医院称,主要原因是疫情之下,公司虽加强新媒体运营宣传使得销售费用增加,但营业收入仍比同期有所减少,而战略转型过程中新增学科处于成长期营业成本增长较快。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